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木纹第一贤妇第072章坏个彻底

发布时间:2020-09-20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第一贤妇 第072章 坏个彻底

方氏回到菁莪院,便直奔净浴房。将其他人都打发下去,只留了张妈一人在旁边伺候着。

张妈替她脱去衣服,看见她脖颈和胸口上遍布朵朵红痕,暗暗叹了口气。

忍耐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走到了那一步。

方氏进到池子里,将肩头以下浸在水中。脸孔罩着氤氲的水汽,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张妈。”过了许久,她轻轻地开了口,“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不贞不洁的坏女人?”

张妈被她问得心酸起来,“大小姐,您也是女人呢。”

这答非所问的话,却让方氏心头一热,不由自主地红了眼圈。

是啊,她也是女人,也曾经做过嫁一个如意郎君的美梦。可老天作弄,让她阴差阳错地变成了济安王的妻。

那时济安王正值壮年,浑身都透着成熟男人的温润儒雅。有封地有爵位,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良人。

出嫁从夫,她以为只要时常念着丈夫的好,提醒自己知足常乐,就会把从前的种种忘记。“所以我觉得应该年轻人会喜欢吧

初初成婚,济安王对她百般疼爱,她也的确过得很舒心,很满足。

然色未衰爱已驰,这样的好日子持续了没多久,济安王就对她冷淡下来。来她房里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一年半载都没一回。

因他也不曾去旁人那里,只当他年纪大了,对床弟之事没了兴趣。

青春少艾,守着活寡,她并无怨言。专心抚养一儿一女,打理后宅,料理继子继女们的衣食住行,婚嫁之事,人情来往。

作为当家主母,她不敢说自己是完美的,确是合格的,即便她并不知道丈夫每日早出晚归在忙些什么。

一晃十几年过去。连她都觉得自己很老了。

可是今天晚上,那个人让她深切地体会到,她还很年轻。

她是王妃,是主母。可在此之前,她是一个女人。坚强的外壳里面有一颗脆弱的心,她也需要呵护,需要一具温暖的躯体来化解积年累月的孤单和寂寞。

所以被自己曾经心仪的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她没能把持得住。

一方面是欲~望使然。另一方面是出于报复的心理。

要报复的人有两个,头一个就是济安王。

她花一样的年纪嫁给他,不曾做错过什么,凭什么要遭到他的厌弃?他宁愿捧着得势就张狂的齐庶妃,也不愿踏进她的房门,她又凭什么为他守身?

第二个是孟馨娘。

这十几年间,孟馨娘明里暗里不知道耍了多少花样。她看在馥娘的面子上,能不计较就不计较。可孟馨娘非但不收敛,反而越做越过分,竟把阴谋诡计用在她儿子的身上。

她也要让孟馨娘尝一尝被人算计的滋味。

她不是一个喜欢瞻前顾后的人。既然已经做了,浪费精神去后悔也无济于事,要紧的是防患于未然。

“张妈,给我准备汤药吧。”她吩咐道。

张妈心知这汤药指的是避子汤,应了声“是”,再没说旁。挽起袖子,拿小小的葫芦瓢舀了水,一下一下地浇在她的肩头上。

第二天简莹去菁莪院请安,见方氏里头穿了一件高领的纱衫,便又脑补了许多。

孟馨娘跟往日一样。对谁都淡淡的,看样子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偷了老公。

说了几句闲话,方氏便开口道:“再过几日就是先王妃的生忌了,我要去开元寺为她上香。你们有谁想去的,便准备一下吧。”

顿一顿,将目光投向简莹,“听说你为先王妃抄了经书?”

她问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一定要带简莹去了。

真个算起来,秦氏才是简莹的正头婆婆。谁都可以不去。简莹却是不能不去的。

难得有机会出去放风,简莹也不想错过,闻言便笑道:“是啊,早就抄好了,已经绣成绢本了。”

当然不是她绣的。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简四太太派人去京城讨要经书,简老夫人从中看到了无穷的后患,干脆叫人将小六儿抄过的经书全部刻印成册以北方重工为代表的国内企业迅速崛起,又挑了针线好的心腹丫头绣成绢本送过来。

纸张容易损坏,绢本却可以用上好多年,也就免去简莹一年两祭都被要求抄写经书的麻烦。

方氏哪里知道为着一篇经文,简家的人有多么劳师动众,听简莹这么说,便对她赞许地一笑,“你有心了。”

文庶妃是骨灰级的信女,别的事情能躲就躲,与上香礼佛有关的事,却从不落后。

白侧妃年纪大了,不愿凑这个热闹,便推说最近有些咳喘,爬不得山,就不去了。

齐庶妃病已经好了,可仍在躲羞,定是不会去的了。

周沁出嫁在即,娘家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有什么活动都要积极参与。

周汐正是爱玩的年纪,能出门自是求之不得。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个孟馨娘没有表态了。谁都没有说话,厅里变得安静下来。

“我也去。”孟馨娘打破沉默道。

她一反常态,让方氏很有些意外,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孟馨娘垂着眼睛,状若无意地道:“先王妃是个百里挑一的好人,作为晚辈,理当去上一柱香。

真姐儿最近闹觉闹得厉害,顺便也给她求一枚震魇的符咒来。”

方氏面上不显,心中却在冷笑。说先王妃是好人,不就是在影射她是坏人吗?

既已是坏人,便坏个彻底好了。

转头看向张妈,“三少爷最近还算听话,也不能拘他太紧。你去前头说一声,让他歇一天课,随我一道上香去,疏散疏散,要劳逸结合嘛。”

张妈心下叹息一声,低头应“是”。

方氏微笑地看向简莹,“先王妃是二少爷的生母,二少爷一炷香,比我们所有人上的香都有意义。

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提早安排,莫要被别的事情冲了。”

“是。”简莹含笑应下。

心说这么一来,就是举家出动了。方氏搞这么大的阵仗,到底几个意思啊?

等到晚上,周漱来采蓝院的时候,便将去开元寺上香的事跟他说了。

周漱听完脸色很不好看,“我不去,你也莫去了。”

――(未完待续。)


郴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阳江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商洛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木纹妖魔画师第007章日月双照罗睺隐

下一篇:木纹韩速滑冠军李相花将嫁艺人康男男方申请韩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