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道神王第二百零四章阴差阳错三更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30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大道神王 第二百零四章 阴差阳错!【三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殷无常有些惊悚的喃喃自语。刚才那一瞬间,殷无常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突然从云青枫的体内释放而出,而自己的血矛竟然就瞬间破碎,这一切都犹如暗中神灵施展的神迹一般,不然云青枫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而外界的众人也是一阵惊愕,有些茫然不知情况,那一瞬间众人也都以为云青枫死定了,就算是不死也要和殷无常拼个鱼死破,可是事实却是有人让人摸不到头脑,那么磅礴的攻击怎么就这么被抵挡?那倒地是怎样的力量?!

而倾城则是腰间的玉佩猛然闪烁,令倾城面色一变,惊骇的看向云青枫,嘴角微张,不知在说什么。

场内的云青枫此时也是内心一阵空灵,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就犹如轮回一般,在危机关头,有些变态的强行摆脱了自身意志,一心进入了法相天灵中。虽然法相天灵自己看不懂,可是那抒写的天道之意在荒珠的帮助下也是能够明了。

那一瞬间云青枫似乎看到了漫天星辰,看到了大地无珢,看到了苍穹风云变化,每一处变化都似乎在遵循着某个规则,而法相天灵也似乎在引导自己,意念跟随这个规则不断变化。

荒神经上的内心也似乎跳了出来,那抒写的大道之意,法则规则都是让云青枫内心空灵,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云青枫意念一动,灵体就进入到了体内,血云棒也是随之收了起来,双手自然背后,淡笑道:“怎么?不服?再来?”

“不可能!一定有神灵在帮你对吗?一定是!你们难道就不怕破坏了规矩!”殷无常愤恨的说道。

云青枫淡然一笑,丝毫不去解释,也不去据理力争,只是看向殷无常,“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如果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哼!你这般做一定会被查的!等着吧!”殷无常怒喝道,随即面色再次煞白,想要做最后的抵抗,身后的九头蛇也是再次冲出,然后殷无常的一双三角眼也是化为了血瞳,手结法印,随后身后的九头蛇猛然冲出化为了一道血光进入了手印中。

“九山印!镇!”殷无常话音落,随即再一次吐出一口鲜血到手印,随即血渍光华猛然大方,随着手臂伸出,而朝着云青枫镇压而去。

手印整体呈现血红色,其上九头蛇张开血盆大口,颇为渗人。而当手印破空而至,云青枫感觉周身天地都变作了山岳,无一丝遗漏的镇压周身各处。可是云青枫却是不骄不躁,似乎情绪都淡化了,只是淡然一笑,在手印即将砸在脸庞之时,嘴角轻启,“断!”

‘嘭’的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从体内而出,随即周身的空间似乎瞬间破碎,然后似乎搀杂天地之力朝着手印断去,而手印也是一如刚才的血矛瞬间破碎,周围的空间扭曲将手印镇压而去。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鲜血,面色苍白,身体颤抖,再也没有了任何手段。云青枫的攻击让殷无常打内心深处生出了无力反驳之意,似乎凡人遇到了神灵,只是颤抖!发自内心的颤抖!

“没手段?那换我来!”云青枫依旧淡然一笑,手朝殷无常指去,道:“断!”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口鲜血,刚才一霎那,那诡异的力量就降临在身,而自己的胸口也是瞬间凹凸。

而随着殷无常的不断承受法相天灵的力量,云青枫也是越发得空灵,对于这种力量的感悟和感觉也是逐渐加身,嘴角再起,‘断!’

殷无常似乎比刚才伤的更重,四肢砰然血雾萦绕,骨骼断裂,嘴角吐出的鲜血也是带有破碎内脏块儿,胸口凹陷的骨骼想来早已经将内脏扎破!

云青枫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缓缓闭目,静静思索这种明悟的感觉,这种感悟天地道法的感受,让云青枫极为的向往,很是美妙。

而云青枫停顿的时候,殷无常也就如植物人相似,能看能动,但是无法言语。那双眼瞳也是神情涣散而无神,也就吊口气了,可是殷无常就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这般等着,犹如神灵的审判,自己无能为力!

而外面的众人见此也是一阵愣神,一脸茫然的看向云青枫和殷无常。这是在演戏?一个不动,一个一直吐血?而只有苍云龙,倾城和一两个身负神灵传承的人面色凝重的看向云青枫。虽然他们看不懂,可是他们身上的神灵可是清楚!

“好了,感觉还不错。为了报答你,让你直接了断吧。”云青枫微微一笑,道:“断!”

‘嘭’的一声,此时的殷无常也是猛然面色一变,犹如被人掐了脖子,面色一阵绯红,犹如回光返照,随即嘴角血沫流个不停,而体内的生命力也是随着缓慢消失。

而当殷无常死后,这战台也是只剩下了云青枫自己,随即战台上空,虚无之处,猛然一阵诡异的雷霆咆哮之音传来,随即似乎有阴云诡异而出,一霎那就笼罩了整个战台,所有人都看不清战台内的情况。

然后就在此时突然在入山口处,一道道破风声传来,正是那陌生少年带领风水寒白云山云逸应龙几人赶了过来,而就在赶来之时,也正好看到云青枫被淹没在战台中。

“该死!又晚了一步!”风水寒在一旁哼了一声,道:“殷无常,出来!”

然而当风水寒说完之后,却是没有人答应。而在场的人听闻则是一阵面色古怪的看向风水寒几人,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丫的刚死。。。

“喂,殷无常呢?!”风水寒似乎认识九驼峰之人,问了一个殷族之人。

“刚死。。”那人也是被云青枫给吓坏了,有些恐惧的说道。

“刚死?”风水寒看向战台,随即想到了什么,面色更加阴冷,道:“他娘的云青枫!”

“好了,抓到他不难。他跑不掉。”最前面的那人淡淡的说道,随即看向倾城,脸庞竟然诡异的笑道:“倾城?你怎么在这?”

而倾城听闻也是一愣,看向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我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是谁就好了。呵呵。”那人诡异的一笑,随即又看向了苍云龙,道:“雷龙苍云龙?归顺于我?”

“嘶!”

在场众人听闻顿时一愣,倒吸一口凉气的看向这个陌生的少年,明知道这是雷龙苍云龙,你还敢说这话?是不是想死想疯了?雷龙苍云龙的名头可不是吹嘘出来的,而是用血与火祭奠出来的!

然而让众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苍云龙看了看这少年,又看了看身后的风水寒等人,淡然一笑,拱手道:“很荣幸为阁下当差!”

“嘶!”众人愕然不可思议的看向苍云龙,有的人甚至以为耳朵坏掉了,又重复了一遍问向了身边人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堂堂雷龙苍云龙竟然就这么臣服于一个陌生少年?就算是风舞天和云无忌想来也没有资格让雷龙苍云龙臣服吧。

“很好。你很懂得识时务。”那陌生少年笑了笑。而雷龙苍云龙则是什么都没有说朝着陌生少年点了点头,随即缓步走到了其身后,和风水寒并列而站。至于风水寒几人则也是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经预料到。

而就在此时,战台重新恢复了正常,内里一片清明,而云青枫则是消失不见,和起初一样。

“走吧,一起下去。”陌生少年笑了笑,独自朝前走去。至于风水寒几人则是紧跟其后。在场众人见此也是下意识的后退。看着十几人都一起进入则是一阵惊愕。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在场众人有些无法理解了。

只见十几人进去后,那战台似乎不乐意,破坏了规矩,猛购物中心的品质才可能得到不断地提升然雷霆奔腾,朝着众人肆虐额而去。然而众人都没有动,只是那少年淡然一笑,手掌上举,道:“停!”

而下一刻这战台就竟然真的停了!

“送我们下去吧。”少年又说了一声,随即众人就惊骇的发现战台周围的光罩罩住了,随即阴云密布,和起初一样!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

这可能是在场众人所有人心里的话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解答。只是迷茫的互相看了看。

过了一会儿,那站台就又恢复了正常,而刚才风水寒几人则已经消失不见!

最后的倾城则是将一切看在了眼里,面色一阵苍白,嘴角喃喃道:“天魂宗!鬼剑阁!冰雨!没想到连这个家伙都被派了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加变态的家伙出来!这一次的风云界还真是一次劫难啊!”

“劫难?”忽然倾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苍白,“难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殷无常有些惊悚的喃喃自语。刚才那一瞬间,殷无常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突然从云青枫的体内释放而出,而自己的血矛竟然就瞬间破碎,这一切都犹如暗中神灵施展的神迹一般,不然云青枫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而外界的众人也是一阵惊愕,有些茫然不知情况,那一瞬间众人也都以为云青枫死定了,就算是不死也要和殷无常拼个鱼死破,可是事实却是有人让人摸不到头脑,那么磅礴的攻击怎么就这么被抵挡?那倒地是怎样的力量?!

而倾城则是腰间的玉佩猛然闪烁,令倾城面色一变,惊骇的看向云青枫,嘴角微张,不知在说什么。

场内的云青枫此时也是内心一阵空灵,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就犹如轮回一般,在危机关头,有些变态的强行摆脱了自身意志,一心进入了法相天灵中。虽然法相天灵自己看不懂,可是那抒写的天道之意在荒珠的帮助下也是能够明了。

那一瞬间云青枫似乎看到了漫天星辰,看到了大地无珢,看到了苍穹风云变化,每一处变化都似乎在遵循着某个规则,而法相天灵也似乎在引导自己,意念跟随这个规则不断变化。

荒神经上的内心也似乎跳了出来,那抒写的大道之意,法则规则都是让云青枫内心空灵,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云青枫意念一动,灵体就进入到了体内,血云棒也是随之收了起来,双手自然背后,淡笑道:“怎么?不服?再来?”

“不可能!一定有神灵在帮你对吗?一定是!你们难道就不怕破坏了规矩!”殷无常愤恨的说道。

云青枫淡然一笑,丝毫不去解释,也不去据理力争,只是看向殷无常,“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如果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哼!你这般做一定会被查的!等着吧!”殷无常怒喝道,随即面色再次煞白,想要做最后的抵抗,身后的九头蛇也是再次冲出,然后殷无常的一双三角眼也是化为了血瞳,手结法印,随后身后的九头蛇猛然冲出化为了一道血光进入了手印中。

“九山印!镇!”殷无常话音落,随即再一次吐出一口鲜血到手印,随即血渍光华猛然大方,随着手臂伸出,而朝着云青枫镇压而去。

手印整体呈现血红色,其上九头蛇张开血盆大口,颇为渗人。而当手印破空而至,云青枫感觉周身天地都变作了山岳,无一丝遗漏的镇压周身各处。可是云青枫却是不骄不躁,似乎情绪都淡化了,只是淡然一笑,在手印即将砸在脸庞之时,嘴角轻启,“断!”

‘嘭’的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从体内而出,随即周身的空间似乎瞬间破碎,然后似乎搀杂天地之力朝着手印断去,而手印也是一如刚才的血矛瞬间破碎,周围的空间扭曲将手印镇压而去。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鲜血,面色苍白,身体颤抖,再也没有了任何手段。云青枫的攻击让殷无常打内心深处生出了无力反驳之意,似乎凡人遇到了神灵,只是颤抖!发自内心的颤抖!

“没手段?那换我来!”云青枫依旧淡然一笑,手朝殷无常指去,道:“断!”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口鲜血,刚才一霎那,那诡异的力量就降临在身,而自己的胸口也是瞬间凹凸。

而随着殷无常的不断承受法相天灵的力量,云青枫也是越发得空灵,对于这种力量的感悟和感觉也是逐渐加身,嘴角再起,‘断!’

殷无常似乎比刚才伤的更重,四肢砰然血雾萦绕,骨骼断裂,嘴角吐出的鲜血也是带有破碎内脏块儿,胸口凹陷的骨骼想来早已经将内脏扎破!

云青枫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缓缓闭目,静静思索这种明悟的感觉,这种感悟天地道法的感受,让云青枫极为的向往,很是美妙。

而云青枫停顿的时候,殷无常也就如植物人相似,能看能动,但是无法言语。那双眼瞳也是神情涣散而无神,也就吊口气了,可是殷无常就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这般等着,犹如神灵的审判,自己无能为力!

而外面的众人见此也是一阵愣神,一脸茫然的看向云青枫和殷无常。这是在演戏?一个不动,一个一直吐血?而只有苍云龙,倾城和一两个身负神灵传承的人面色凝重的看向云青枫。虽然他们看不懂,可是他们身上的神灵可是清楚!

“好了,感觉还不错。为了报答你,让你直接了断吧。”云青枫微微一笑,道:“断!”

‘嘭’的一声,此时的殷无常也是猛然面色一变,犹如被人掐了脖子,面色一阵绯红,犹如回光返照,随即嘴角血沫流个不停,而体内的生命力也是随着缓慢消失。

而当殷无常死后,这战台也是只剩下了云青枫自己,随即战台上空,虚无之处,猛然一阵诡异的雷霆咆哮之音传来,随即似乎有阴云诡异而出,一霎那就笼罩了整个战台,所有人都看不清战台内的情况。

然后就在此时突然在入山口处,一道道破风声传来,正是那陌生少年带领风水寒白云山云逸应龙几人赶了过来,而就在赶来之时,也正好看到云青枫被淹没在战台中。

“该死!又晚了一步!”风水寒在一旁哼了一声,道:“殷无常,出来!”

然而当风水寒说完之后,却是没有人答应。而在场的人听闻则是一阵面色古怪的看向风水寒几人,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丫的刚死。。。

“喂,殷无常呢?!”风水寒似乎认识九驼峰之人,问了一个殷族之人。

“刚死。。”那人也是被云青枫给吓坏了,有些恐惧的说道。

“刚死?”风水寒看向战台,随即想到了什么,面色更加阴冷,道:“他娘的云青枫!”

“好了,抓到他不难。他跑不掉。”最前面的那人淡淡的说道,随即看向倾城,脸庞竟然诡异的笑道:“倾城?你怎么在这?”

而倾城听闻也是一愣,看向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我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是谁就好了。呵呵。”那人诡异的一笑,随即又看向了苍云龙,道:“雷龙苍云龙?归顺于我?”

“嘶!”

在场众人听闻顿时一愣,倒吸一口凉气的看向这个陌生的少年,明知道这是雷龙苍云龙,你还敢说这话?是不是想死想疯了?雷龙苍云龙的名头可不是吹嘘出来的,而是用血与火祭奠出来的!

然而让众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苍云龙看了看这少年,又看了看身后的风水寒等人,淡然一笑,拱手道:“很荣幸为阁下当差!”

“嘶!”众人愕然不可思议的看向苍云龙,有的人甚至以为耳朵坏掉了,又重复了一遍问向了身边人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堂堂雷龙苍云龙竟然就这么臣服于一个陌生少年?就算是风舞天和云无忌想来也没有资格让雷龙苍云龙臣服吧。

“很好。你很懂得识时务。”那陌生少年笑了笑。而雷龙苍云龙则是什么都没有说朝着陌生少年点了点头,随即缓步走到了其身后,和风水寒并列而站。至于风水寒几人则也是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经预料到。

而就在此时,战台重新恢复了正常,内里一片清明,而云青枫则是消失不见,和起初一样。

“走吧,一起下去。”陌生少年笑了笑,独自朝前走去。至于风水寒几人则是紧跟其后。在场众人见此也是下意识的后退。看着十几人都一起进入则是一阵惊愕。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在场众人有些无法理解了。

只见十几人进去后,那战台似乎不乐意,破坏了规矩,猛然雷霆奔腾,朝着众人肆虐额而去。然而众人都没有动,只是那少年淡然一笑,手掌上举,道:“停!”

而下一刻这战台就竟然真的停了!

“送我们下去吧。”少年又说了一声,随即众人就惊骇的发现战台周围的光罩罩住了,随即阴云密布,和起初一样!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

这可能是在场众人所有人心里的话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解答。只是迷茫的互相看了看。

过了一会儿,那站台就又恢复了正常,而刚才风水寒几人则已经消失不见!

最后的倾城则是将一切看在了眼里,面色一阵苍白,嘴角喃喃道:“天魂宗!鬼剑阁!冰雨!没想到连这个家伙都被派了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加变态的家伙出来!这一次的风云界还真是一次劫难啊!”

“劫难?”忽然倾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苍白,“难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殷无常有些惊悚的喃喃自语。刚才那一瞬间,殷无常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突然从云青枫的体内释放而出,而自己的血矛竟然就瞬间破碎,这一切都犹如暗中神灵施展的神迹一般,不然云青枫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而外界的众人也是一阵惊愕,有些茫然不知情况,那一瞬间众人也都以为云青枫死定了,就算是不死也要和殷无常拼个鱼死破,可是事实却是有人让人摸不到头脑,那么磅礴的攻击怎么就这么被抵挡?那倒地是怎样的力量?!

而倾城则是腰间的玉佩猛然闪烁,令倾城面色一变,惊骇的看向云青枫,嘴角微张,不知在说什么。

场内的云青枫此时也是内心一阵空灵,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就犹如轮回一般,在危机关头,有些变态的强行摆脱了自身意志,一心进入了法相天灵中。虽然法相天灵自己看不懂,可是那抒写的天道之意在荒珠的帮助下也是能够明了。

那一瞬间云青枫似乎看到了漫天星辰,看到了大地无珢,看到了苍穹风云变化,每一处变化都似乎在遵循着某个规则,而法相天灵也似乎在引导自己,意念跟随这个规则不断变化。

荒神经上的内心也似乎跳了出来,那抒写的大道之意,法则规则都是让云青枫内心空灵,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云青枫意念一动,灵体就进入到了体内,血云棒也是随之收了起来,双手自然背后,淡笑道:“怎么?不服?再来?”

“不可能!一定有神灵在帮你对吗?一定是!你们难道就不怕破坏了规矩!”殷无常愤恨的说道。

云青枫淡然一笑,丝毫不去解释,也不去据理力争,只是看向殷无常,“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如果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哼!你这般做一定会被查的!等着吧!”殷无常怒喝道,随即面色再次煞白,想要做最后的抵抗,身后的九头蛇也是再次冲出,然后殷无常的一双三角眼也是化为了血瞳,手结法印,随后身后的九头蛇猛然冲出化为了一道血光进入了手印中。

“九山印!镇!”殷无常话音落,随即再一次吐出一口鲜血到手印,随即血渍光华猛然大方,随着手臂伸出,而朝着云青枫镇压而去。

手印整体呈现血红色,其上九头蛇张开血盆大口,颇为渗人。而当手印破空而至,云青枫感觉周身天地都变作了山岳,无一丝遗漏的镇压周身各处。可是云青枫却是不骄不躁,似乎情绪都淡化了,只是淡然一笑,在手印即将砸在脸庞之时,嘴角轻启,“断!”

‘嘭’的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从体内而出,随即周身的空间似乎瞬间破碎,然后似乎搀杂天地之力朝着手印断去,而手印也是一如刚才的血矛瞬间破碎,周围的空间扭曲将手印镇压而去。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鲜血,面色苍白,身体颤抖,再也没有了任何手段。云青枫的攻击让殷无常打内心深处生出了无力反驳之意,似乎凡人遇到了神灵,只是颤抖!发自内心的颤抖!

“没手段?那换我来!”云青枫依旧淡然一笑,手朝殷无常指去,道:“断!”

‘噗’的一声,殷无常倒吐口鲜血,刚才一霎那,那诡异的力量就降临在身,而自己的胸口也是瞬间凹凸。

而随着殷无常的不断承受法相天灵的力量,云青枫也是越发得空灵,对于这种力量的感悟和感觉也是逐渐加身,嘴角再起,‘断!’

殷无常似乎比刚才伤的更重,四肢砰然血雾萦绕,骨骼断裂,嘴角吐出的鲜为G20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中国央行原则上支持FSB增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金、尤其是总体吸收损失能力血也是带有破碎内脏块儿,胸口凹陷的骨骼想来早已经将内脏扎破!

云青枫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缓缓闭目,静静思索这种明悟的感觉,这种感悟天地道法的感受,让云青枫极为的向往,很是美妙。

而云青枫停顿的时候,殷无常也就如植物人相似,能看能动,但是无法言语。那双眼瞳也是神情涣散而无神,也就吊口气了,可是殷无常就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这般等着,犹如神灵的审判,自己无能为力!

而外面的众人见此也是一阵愣神,一脸茫然的看向云青枫和殷无常。这是在演戏?一个不动,一个一直吐血?而只有苍云龙,倾城和一两个身负神灵传承的人面色凝重的看向云青枫。虽然他们看不懂,可是他们身上的神灵可是清楚!

“好了,感觉还不错。为了报答你,让你直接了断吧。”云青枫微微一笑,道:“断!”

‘嘭’的一声,此时的殷无常也是猛然面色一变,犹如被人掐了脖子,面色一阵绯红,犹如回光返照,随即嘴角血沫流个不停,而体内的生命力也是随着缓慢消失。

而当殷无常死后,这战台也是只剩下了云青枫自己,随即战台上空,虚无之处,猛然一阵诡异的雷霆咆哮之音传来,随即似乎有阴云诡异而出,一霎那就笼罩了整个战台,所有人都看不清战台内的情况。

然后就在此时突然在入山口处,一道道破风声传来,正是那陌生少年带领风水寒白云山云逸应龙几人赶了过来,而就在赶来之时,也正好看到云青枫被淹没在战台中。

“该死!又晚了一步!”风水寒在一旁哼了一声,道:“殷无常,出来!”

然而当风水寒说完之后,却是没有人答应。而在场的人听闻则是一阵面色古怪的看向风水寒几人,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丫的刚死。。。

“喂,殷无常呢?!”风水寒似乎认识九驼峰之人,问了一个殷族之人。

“刚死。。”那人也是被云青枫给吓坏了,有些恐惧的说道。

“刚死?”风水寒看向战台,随即想到了什么,面色更加阴冷,道:“他娘的云青枫!”

“好了,抓到他不难。他跑不掉。”最前面的那人淡淡的说道,随即看向倾城,脸庞竟然诡异的笑道:“倾城?你怎么在这?”

而倾城听闻也是一愣,看向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我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是谁就好了。呵呵。”那人诡异的一笑,随即又看向了苍云龙,道:“雷龙苍云龙?归顺于我?”

“嘶!”

在场众人听闻顿时一愣,倒吸一口凉气的看向这个陌生的少年,明知道这是雷龙苍云龙,你还敢说这话?是不是想死想疯了?雷龙苍云龙的名头可不是吹嘘出来的,而是用血与火祭奠出来的!

然而让众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苍云龙看了看这少年,又看了看身后的风水寒等人,淡然一笑,拱手道:“很荣幸为阁下当差!”

“嘶!”众人愕然不可思议的看向苍云龙,有的人甚至以为耳朵坏掉了,又重复了一遍问向了身边人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堂堂雷龙苍云龙竟然就这么臣服于一个陌生少年?就算是风舞天和云无忌想来也没有资格让雷龙苍云龙臣服吧。

“很好。你很懂得识时务。”那陌生少年笑了笑。而雷龙苍云龙则是什么都没有说朝着陌生少年点了点头,随即缓步走到了其身后,和风水寒并列而站。至于风水寒几人则也是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经预料到。

而就在此时,战台重新恢复了正常,内里一片清明,而云青枫则是消失不见,和起初一样。

“走吧,一起下去。”陌生少年笑了笑,独自朝前走去。至于风水寒几人则是紧跟其后。在场众人见此也是下意识的后退。看着十几人都一起进入则是一阵惊愕。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在场众人有些无法理解了。

只见十几人进去后,那战台似乎不乐意,破坏了规矩,猛然雷霆奔腾,朝着众人肆虐额而去。然而众人都没有动,只是那少年淡然一笑,手掌上举,道:“停!”

而下一刻这战台就竟然真的停了!

“送我们下去吧。”少年又说了一声,随即众人就惊骇的发现战台周围的光罩罩住了,随即阴云密布,和起初一样!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

这可能是在场众人所有人心里的话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解答。只是迷茫的互相看了看。

过了一会儿,那站台就又恢复了正常,而刚才风水寒几人则已经消失不见!

最后的倾城则是将一切看在了眼里,面色一阵苍白,嘴角喃喃道:“天魂宗!鬼剑阁!冰雨!没想到连这个家伙都被派了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加变态的家伙出来!这一次的风云界还真是一次劫难啊!”

...

扬州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潮州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骨坏死

上一篇:李颖芝2012年经典造型百变多样亮瞎眼节能

下一篇:轮回武典第八百八十五章同门师弟垫背挡灾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