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医道无双第二百二十五章算你们狠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0

医道无双 第二百二十五章 算你们狠

赵威铭的二十五亿虽然已经尽归国库,但也是在对赵威铭这二十五亿资金来历的追查中,厅里面还发现了一些新的情况,也是些新的情况,让他们作了新的决定,这一个决定那就是让罗昭阳深入三兴社团,把那几本原本属于赵威铭管理的帐本给找到,找出赵威铭这二十五亿背后的秘密。

听着沈刚担到三兴的帐目,赵威铭的脸一下子阴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沈刚已经不是只要他的二十五亿了,而是想将他所有的关系,与自己有关系的人员一打尽,还要将三兴这一个他亲手创立的社团连根拨起。

“赵威铭,你也别想不通,三兴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三兴了,他们今天能够要你死,那他们就早已经不将你这一个老大给放在眼里,帐目的事情一直都是你在管理,有些事情不用我们问,你也应该清楚这里面的一些情况,现在上面给你减了刑了,就是希望你可以改邪归正。”

看着赵威铭那不好看的脸色,沈刚清了清嗓子,然后做起了赵威铭的思想工作来。

赵威铭没有説话,此刻的他已经陷入深深的思考中,三兴是他一手创立的,就像他的儿子一样,虽然从邓军开始出现后,三兴似乎就已经四分五裂,很多人就已经开始背叛了自己,这些年里,如果在这些人之间周旋着,三兴可能早就已经不再存在。

三兴走向灭亡,那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赵威铭他不愿意去正视,他一起在苦苦地支撑着,就连他进了这监狱里,他依然在想着办法,希望可以让三兴东山再起,希望它可以恢复往日的辉煌。

罗昭阳成了他的希望,他希望随着罗昭阳成为三兴的坐馆,可以对三兴换一次大血,注入新生的力量,他希望着在他的有生之年,可以再次看到三兴的辉煌,就算三兴以后没了,他也希望这样的事情在他死后出现,只有这样,他才觉得今天无悔。

“沈厅长,我作为一个医生,救死护伤那是我的份内的事情,而你作为一个警察,这些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案的事情那是不是你应尽的职责呢,现在怎么样説得好像是我的义务一样?”罗昭阳看着赵威铭像被人占了穴一样,他似乎明白沈刚在这一个时候,説出那样的话对赵威铭来是一个意外。

“军民鱼水情,警民一家亲,你没有听説过吗?我可是告诉你,从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这一次把你们撞下车的幕后黑手正是龙宫的龙松,至于赵威铭的事情……”沈刚欲言又止,在再次看了看赵威铭后,他又补充説道:“赵威铭的事情应该跟三兴坐馆选举有关,具体的事情,因为牵涉到监狱内的一些相关人员,我暂时不能跟你们透露更多,我唯一能够説的就是这些,希望你们不要其他的想法。”

“沈厅长,这钱我已经交给你了,你不就是要帐目吗?我可以找给你,不过这三兴的事情,我希望你给我时间,那是我的家事,我希望我自己来清理。”赵威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沈刚的这些话是代表着政府的决心,他似乎也明白三兴终将是到了头,只是他希望着这一切由他开始,也由他结束。

“这事情我不是我决定的,这是上面会议讨论的决定。”沈刚对于赵威铭的请求,他当场拒绝了赵威铭。

沈刚到这里来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对赵威铭宣布这一个减刑的决定,而他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想方设法説服罗昭阳同意组织的安排,成为警察内部按插在三兴内的一根内线,透过这一条内线,把三兴的底全部起清,为接下来的反腐工作铺路。

罗昭阳看着沈刚又再将目光转回了自己的身上,他马上説道:“沈厅长,你这都没有问过我,而且我又不是你们编制内的人,这样的任务我可是能够拒绝的。”

“没关系,上面説了,如果你不做,那我们会让第二候选取接替你的任务,不过……”沈刚的脸微微地笑了一下,他似乎找到了治罗昭阳的灵丹妙药。

“不过什么?”

“你不想知道这第二选是谁吗?

“谁?”罗昭阳听着沈刚这样説,他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的第二人选就是汪美馨科长,她出身于军人世家,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最重要她和你,和赵威铭之前都认识,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性,就算龙松真的做了这三兴的坐馆,汪科长要贴近他似乎也不难。”沈刚一边淡淡地説着,虽然他的语气轻描细淡,但是他看着罗昭阳的眼神却有diǎn紧张,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汪美馨在罗昭阳的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他们知道这样的一个説法可不可以让罗昭阳挺身而出,接受组织上面的安排。

“沈刚你……”听着沈刚这样説,罗昭阳气愤了起来,他突然觉悟得沈刚为了完成任务,他有感觉沈刚有diǎn卑鄙。

“罗昭阳,你还想拒绝?你一个大男人你不去做,你让一个女人去冒险?”看着罗昭阳的表情,一边的赵威铭马上説道。

对于安排罗昭阳去做三兴的坐馆,这是赵威铭的安排,虽然沈刚没有同意用自己的办法去对三兴进行全面的清洗,但是由罗昭阳去主持三兴的大局,也正是他所希望的。

沈刚是一个兵,而他是一个贼,虽然这两个职业从古以来都是水火不融的,但是在现在这一个前提下,他和沈刚又走到了一条线上,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他们都希望着罗昭阳可以坐上三兴的第一把交椅。

罗昭阳看了看沈刚,又看了赵威铭,他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沈刚的话不由得让罗昭阳思考起来,如果自己真的不去,汪美馨作为刑侦处科长,以她的历练,在这厅里其重要的是通过一些事情来引发口碑效应面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但是这样危险的事情,别説现在有机会让自己去代替汪美馨,就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也会去争取。

看着罗昭阳的犹豫,沈刚似乎觉得自己抓住了罗昭阳的软肋,从他看到汪美馨带着罗昭阳从河里上来时紧张的样子,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看出,罗昭阳和汪美馨之间的关系不只是一股的朋友关系,也正是如此,他才敢大胆地接下説服罗昭阳的这一个任务。

“沈刚……,赵威铭……”罗昭阳指着赵威铭,又指着沈刚,咬了咬牙后又説道:“算你们狠。”

简单的四个字,让沈刚笑了起来,也让赵威铭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而对于罗昭阳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他们并不在乎,因为他们明白也可以从老服务器登陆罗昭阳已经答应,而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

“你放心,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如果有需要,我会随时支援你的。”沈刚走了过来,拉起罗昭阳的手紧紧地握着,一边説,一边拍着罗昭阳的肩头,仿佛在欢迎着罗昭阳这一个同事一样。

“你放心,坐馆的事情丽娜已经在帮你筹划了,到时候只要你在选举会上説几句,让那些叔伯相信你,投你的选票就可以了。”赵威铭也説道,他似乎对于罗昭阳也抱有其大的希望一样。

“你这选举不是早已经内定了的吗,还要我自己去拉票的?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罗昭阳听着赵威铭这样説,他马上质疑道。

“如果这么简单,那我还用你去干什么?我随便叫个xiǎo弟去就好了。”赵威铭淡淡地説道,现在他倒是希望罗昭阳可以让三兴重获新生,希望着三兴的结束,可以换来一个更好的开始,而自己的未来,赵丽娜的幸福就全押在了罗昭阳的身上。

这样场的赌注对赵威铭来説风险有diǎn大,而他也只能孤注一掷,他的根基,他所有的一切就要看罗昭阳接下来的操作了。

“你们两个王八蛋在这里説得好听,真有事情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尽,你们到时候躲在哪里,鬼才知道。”罗昭阳从来没有走过江湖,但是他的职业就是一个江湖朗中,对于那些世态炎凉的事情,他是见过不少,而对于像赵威铭和沈刚这样的承诺,他以前也老是对刘汉翔説,所以他很明白接下来的事情终究要靠自己。

“这一diǎn你放心,就算我不能二十四xiǎo时候命,我也会让汪科长二十四xiǎo时随时候命,我的同事会随叫随到。”沈刚笑了起来,他的笑让罗昭阳觉得有diǎn假,假得让他后悔答应得太过爽快。

沈刚的承诺没有让罗昭阳高兴得起来,相反他更加担心起来,因为他害怕着汪美馨的冲动,他担心着汪美馨会为了自己而不顾一切。

看着自己的任务完成,沈刚便勿勿地离开,因为他还要去布置一系列的事情,他还要让罗昭阳的档案看起来更加复杂,更符合他做一个社团大哥的身份。

随着沈刚的离开,赵威铭也深思了起来,他慢慢地转动了一下身子,然后淡淡地説道:“别太担心,你可以的,我看好你。”

南阳牛皮癣医院
牛皮癣医院
常德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上一篇:仲春一日晨间节能

下一篇:谒金门暗香袅brbr暗香袅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