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风水

我从江南走过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居风水 点击:0

我从江南走过.....

2016清明时节,我从江南走过.....

春天的江南,最美的季节。烟絮,花开陌上。于晨雾里,于幕雨中,妖嫣桃花,多姿梨花,婆娑的青竹,摇曳的芦苇,漫遍田野的油菜花。只要目光所及,你就会为之惊艳,为之动容!

秦岭-淮河一线,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之一。苏北和苏南落于这条分界线二侧;南船北马,北麦南稻。这次我们到达当地城市-淮安,刚好在这条分界线中间,淮安城市中心公园做了红南大圆球,分别代表南与北。这里生活很是惬意,关健是气候舒适,一年最热时也只一星期开空调 ,生活习惯大多“早上吃面条,中午吃米饭,晚上喝稀饭”

当年苏北土地贫瘠,缺水,穷的无法和苏南相比。苏北女渴望嫁到苏南,为了是能天天吃上米饭。

上海、南京称苏北人“洋泾浜”“缸巴佬”穷惹的让人看不起。 然而,穷则思变,这里自古读书慰然成风,历史上的伟人、名人、墨客、才子层出不穷。

父母就在这里归一尘土,驮着前生的依恋,带着永不醒来的梦,长眠在这故乡的土地上...

父亲是苏北涟水人,紧挨着山东。用父亲的话说,从沂蒙山上摔个跟头滚到山下就到了苏北。少时跟着母亲回老家,土砖砌的房子,奶奶的小脚,茅池,䴭子粥,永久的留在记忆中。

父亲虽说少小离家参加新四军,对当年苏北家乡记忆犹新;“晚霞飞,西窗外,窗外家家种青菜。天上红,地下绿,太阳落进黄茅屋。屋顶的炊烟,丝丝袅袅,团团片片,接直上青天。天边归鸟阵阵旋,簌簌飞过屋山岭,落影纷纷满眼前。转眼红日没,新月一钩出;钩住树梢头,树下烟波像水流。树影像烟那么淡,我也无心看,下楼吃晚饭。重上楼来月已暗,满天但有那繁星烂。”

这是父亲小时候读私塾的课文,多少年,父亲眼中的家乡,一如这诗情画意。

常州在我眼里是个不起眼的小城,人口400万。当年,我在南京,无锡工作时,把周围城市都走一遭,唯独没进常州。印象中每次在京沪高速上行驶时,一个大恐龙形象,下面几个大字:中华恐龙园。对这恐怖大巨蜥我从来就没有好感,自然对常州兴趣索然。

姐夫是常州人,前二年曾和大姐带着母亲在小城里住上了几天,回来广州,母亲对这座城市赞口不绝。同时斥资6000万元跨界建筑业。商业和地产是陈发树最先介入的领域这次走进常州方知这2500年历史的的小城,古称延陵、兰陵,别称“龙城”素有“三吴重镇、八邑名都”之称。享有“天下名士有部落,东南无与常匹俦”之誉。据说苏东坡曾在这里住了好一段时间,写下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著名诗句。常州还有个大寺庙;天宁寺,始建于唐贞观,有东南第一丛林之称,与镇江寺、扬州高旻寺、宁波天童寺并称为中国禅宗四大丛林。古运河从 常州市中心穿过,岸上时现黛瓦石墙,河中古桥叠起,整齐的银杏树排列在行道路上,一眼望去,犹如垂碧挂翠。

就这古老小城猛不丁的来了一个中华恐龙园,大巨蜥在这里晃来晃去的,在考古学中,史前恐龙在此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每年就这大恐龙高科技主题公园,给这座城市带来的最大收入将近5个亿!

常州会耍,从古代到现代全都让它玩尽了,历史可以在这里穿越,追逐梦想来常州,它不会让你失望。

每次来无锡,都有意外的惊喜!朋友推荐“拈花小镇”远远的就感受到小镇的禅意飘渺了….

“拈花”出自禅宗的一个故事,上大课,众多弟子眼巴巴地望着他,他却一句话也不说.伸手从讲台上的花盆中,拿起一朵花,在手中转来转去,好像在暗示着什么.弟子们谁也不懂老师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这就是“释迦拈花”见释迦拈花,大弟子迦叶尊者竟然“噗嗤”一笑,尽管不是开怀大笑,只是微笑,也是大大出乎常规的,这就是“迦叶微笑”这师徒行为,合在一起,就叫做“拈花一笑”

禅宗以心传心。这故事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对禅理有了透彻的理解,二是指彼此默契、心神领会、心意相通、心心相印。当你走进拈花小镇,感受的是禅修的平静,清心,淡泊,从容的设计风格。禅修课程:“成长的代价是由任性到克制的距离”

拈花一笑,让所有来小镇的旅者意识到对世间的一草一木的关爱,对生命或喜或悲的大彻大悟,拈花小镇的慢游,美食和修行,让人有一种得与失,平静与从容的悟道。情人、伴佀还有一种心心相印,心心相通,彼此默契的意境。

与小镇相伴的建筑群有灵山大佛,灵山梵宫,波罗密多酒店等,佛教文化在这里的诠释、开支散叶,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拈花,拈花,笑靥如你,真情如你,希望如你,生命亦如你。

属猴最喜欢山,朋友推荐去莫干山,雀跃,雀跃,随后和大姐上山啰!

莫干山(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森林公园)为天目山之馀脉,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境内, 历史上为纪念周吴莫邪、干将夫妇,将其铸剑、磨剑处叫剑池,将池所在之山名为莫干山。

传奇莫干山山峦连绵起伏,风景秀丽多姿,它虽不及泰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却以绿荫如海的修竹、清澈不竭的山泉、云气氤氲的莫干云,星罗棋布的别墅、四季各异的迷人风景称秀于江南。在距今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西方人和东方人共同在莫干山建造了256幢老别墅。经过漫长的白昼和黑夜,承受着年复一年凌厉的,勇敢地捍卫是自己,度过死亡与,依然保留着令人惊叹的美丽优雅。每一幢别墅,刻着年轮,都有一个段悠久的故事,现在这些别墅大多成了文物保护建筑。

我在当年与宋美玲宅前驻足;第一次度密月的宋美玲的初照还带着一点稚纯,第二次随蒋上莫干山的宋美玲已是夫人仪态,气质万千;第三次上莫干山,在这里丢了,准备奔台湾而去,这时的宋美玲从容不迫,周旋其中…

看着看着,被一群年轻的旅者打断了思路:“真穷,这别墅破破烂烂的”旅者看后大声发表议论…

当年也曾到莫干山,但没有住宿。在这停留的不长时间里还修改宪法.

莫干山上清晨的雾,朦胧迷人.....

自打巜非诚勿扰出镜,这杭州的西湖沒它事儿了,西溪湿地独占了杭城旅者鳌头!此去,正赶上杭州西溪花朝节。

花朝四月,“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打着伞的丁香女子唱着那“丁香之歌”摇曳“叶子之春”看着“樱花之真”深情“山楂之恋”在这“油菜之灿”的季节,空气中尚留“梅花之馨”落红“杜鹃之意”惊叹“紫藤之蔓”羞于“琼花之魅”惊艳“牧丹之韵”悄与“海棠之语”回眸“百合之羞”与温哥华的“布查特花园”有过之而无不及。

行走在西溪的薄雾轻烟之中,赏花,观景,风一起,落下花瓣如雨,让你觉得置身天堂!这也许是我对“上有天堂 ,下有苏杭”的新认识。

我从江南走过,它是永远写不完的一首诗;画不完的一幅画;说不完的故事。它是一袭优雅,一段青葱岁月,静静的、深深的铭刻在你的灵魂深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走过

《走过》是歌手辛晓琪演唱的一首情歌,收录在专辑《味道》中,专辑1994年发行。

拈花

<我没有回老家到父亲坟前p>《醒世恒言·蔡瑞虹忍辱报仇》:“那女子生得有十二分颜色,善能描龙画凤,刺绣拈花。”

通化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岳阳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济源去哪里看白癜风

上一篇:谒金门暗香袅brbr暗香袅节能

下一篇:著名主持人汪涵的字离书法还有一定距离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