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风水

长篇连载长在红旗下2两把铁锹丢蹊跷谁在背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居风水 点击:0

「长篇连载」长在红旗下2 两把铁锹丢蹊跷 谁在背后暗捅刀

兴工二校离164中学很近,步行也就七八分钟。出了校门向左拐,走到团结路再向左拐就是沈吉铁路,过了铁路就看见兴工广场了,绕广场半周就是164中学。

美元/磅

路上赵老师对六班学生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凭着几年的当老师经验,他从学生的穿戴看出了他们的家境,其实他最想了解的谁是当班的材料,或者说谁有培养前途,甚至说谁更听话一些,这些仅仅单凭印象是不够的,还需要通过一些行为进行考察,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眉目,那两个拿着铁锹来报到的同学心比较细,有预见性和主动性,应该是不错的苗子。那个个头高佻儿模样俊俏的女生也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穿着棉袄棉裤,但他还是看出了她的与众不同。

赵老师祖籍山东,生于1943年,中学毕业后考入沈阳教育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一所中学任教,曾教过数学和物理。这所小学戴帽中学后,区教委向中学老师发出号召,希望广大教师踊跃报名,支持教育,到艰苦的地方去,到困难多的地方去,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赵老师正直当年,他很想自己带一个班级,培养一批孩子,成就一番事业,往大了说是为教育做点贡献,往小了说也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他向区教委递交了申请书,组织上批准了他的请求,这样他来到了164中学。

虽然赵老师到了谈婚成家的年纪,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从主观上说可能受个人自身条件的影响,客观上讲是因为那个年代知识分子政治地位低,教师这个职业不受人待见有关,那时谈恋爱处对象最吃香的是工人和解放军,人们看对象首先考察对方的家庭出身和政治面貌。

赵老师和连志飞、刘忠心两位单身男老师住进了学校教学楼后面东南角旮旯的一间屋子里。那是一间平房,里面黑黢黢的,西边有一扇窗户,屋子里有三张床,一张书桌,墙壁有些斑驳,棚顶上挂着一盏25瓦的白炽灯,泛着黄光,地面和外边没什么两样,整个屋子给人的感觉阴森森的,少了一点阳光和明丽。

从兴工广场向学校望去,教学楼房顶的白雪映衬着红色的墙壁,楼前的几颗松树枝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绒绒的雪就像一团团棉絮挂在枝条上,压的枝条有些弯曲。隐约可以看见红色墙壁上用宋体书写的八个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前面同学并没有走进楼里,而是向左拐,奔楼后走去。难道不是在楼里教室上课吗?同学们叽叽喳喳小声议论起来,赵老师听到大家的议论说,楼里的教室不够用,我们的教室在楼后的平房。听到赵老师的话,同学们一阵叹息。

操场上的雪平坦的像一张白纸,后边的同学踩着前边同学踏出的足迹向前走,斜着穿过了操场,尽管同学们还没有学几何,但生活常识告诉大家两点间直线距离是最短的。

赵老师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那把生了锈的锁,同学们呼拉一下拥进屋里,他们迫切地想看看教室什么样。尽管平房没有楼房那么明亮,但中学的校舍条件还是比小学强一些,黑板很平整,也挺光滑,好像是玻璃材质的;桌椅虽然旧点,但没有什么破损,只是经过一个寒假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有的男同学吹了吹灰就坐下了,但女生们几乎没有人落座,她们怕弄脏了衣服,背着书包站在夹道或教室的前边。

赵老师让大家静一静。他说:同学们可能有点失望,大家先克服一年,明年我们就能搬到楼里上学。我把今天下午的安排说一下,同学们1点到校,男同学带铁锹来,清扫操场上的积雪,女同学带抹布和脸盆,把教室卫生打扫一下。说到这儿,赵老师往同学中间瞧了瞧,好像在找谁。刚才我看见有两位男生带着铁锹来的,他俩呢?他俩在外边扫雪呢!杜子明眼疾嘴快回答着。站在后边的许爱华小声嘟囔道:欠儿登。李政和随和道:真能显大子。武鹏飞瞪了他俩一眼。

赵老师走到门口,看见教室门前的雪已经被成东方和于得水打扫干净。你俩别扫了,室吧,下午大家一块打扫。成东方和于得水进了屋,把铁锹放在墙犄角,站到边上听老师讲话。今天我要表扬这两位同学,他俩思想觉悟很高,看到下雪了就带着铁锹来学校报到,还主动扫雪,大家要向这两位同学学习,关心班级,爱护集体。同学们有事没有,没有就放学吧!

同学们向门口走去,成东方欲去拿铁锹,被于得水拽住了,下午还用哪,不用再往家拿了。成东方一想也是,刚出教室门,就被赵老师叫住,你是成东方吧?成东方点点头,心想老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正纳闷儿呢,赵老师把教室的钥匙交给他,同学们走后,把教室门锁好。成东方接过钥匙,对赵老师的信任有点受宠若惊。其实在开学的前几天,赵老师曾来到兴工二校,向王老师了解了六班的情况,尤其对几名班的情况问的比较多,对他们的体貌特征已经心中有数,认出成东方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赵老师的细心由此可窥一斑。

同学们都走了,成东方把教室门锁好,就和于得水回家了。到了兴工二校那条街两人才分手,成东方向东走,于德水向西行。

放学路上,胡为民有点闷闷不乐,看到成东方受到了老师的表扬,他心里不是滋味,自己是小学班长,上午的表现太一般了,没给老师留下什么印象,下午扫雪是个机会,自己要好好表现,引起赵老师的注意。

杜子明和陈根生、刘向阳、方文友、赵光华一路,他走一路唠叨一路,对今天的事有点忿忿不平:成东方和于得水真能整景,净干面子活,出尽了风头。”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为自己没带铁锹而懊悔,我咋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唉,根生,下午咱们早点上学,到学校好好表现表现。”杜子明对陈根生说。陈根生瞟了他一眼,想表现也来不及了,人家嚼过的馍吃着不香,以后再说吧!”表现啥啊,你就是把操场上的雪都打扫了,老师也得以为是成东方和于得水带的头,功劳还是人家的。”刘向阳的分析也不无道理。杜子明见没人响应,不再吭声,闷着头想着心事回家了。

谷红霞和杨晓娟心里也不太平静,同样在小学当过班,但今天她俩的表现太中规中矩了。谷红霞吃过午饭,坐在哪儿,母亲问想啥呢,累了就躺床上歇一会儿。她说不累,没想啥。其实她在想下午打扫教室卫生应该怎样表现自己,不论是老师决定班,还是同学进行选举,都得得到大家的认可,要是被选下来,太没面子了。

谷红霞、伍凤薇、王静宜、田秀慧、彭爱珍、孙爱军、王学成、刘建业等十几位同学住在兴工二校的南边的宏工里。路北有三个院落,谷红霞家就住在院子后三排东边那趟房,和伍凤薇是邻居。这十几位同学在小学时分别在七班和八班就读,上中学前,七班和八班的学生被分到一班至六班,他们几位来到了六班。

杨晓娟想的不是面子问题,而是进步的事,她想要加入和共青团,必须进入班行列,班就那几个名额,人数有限,从八班又分来几位同学,竞争会很激烈,若是在女生里不能脱颖而出,就很难在班里占有一席之地,女生里谷红霞和刘凤珍跟自己不相上下,对自己最有威胁,下午这次劳动,我要把握住机会,先把自己当看待,这样才能争取主动,赢得老师的好感。

昨天下午,刘兴华抄完了杨晓娟的算术作业,又来到张玉洁家借语文作业,张玉洁噘起小嘴轻声道:不借。”刘兴华央求道:借我吧,要不明天该挨说了。我写完作业咱俩去杨晓娟家玩嘎拉哈,好吗?”张玉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从书包里掏出语文作业本递给刘兴华,刘兴华坐在张玉洁家炕上就抄了起来。

张玉洁的字写的非常好,工整里透着娟秀,宛如字帖一般,让刘兴华羡慕不已,边抄边感叹,玉洁,我的字要像你写的这么好就好喽。”今天你就别练字了,赶快抄吧,抄完好玩去。”张玉洁说。抄完作业小姐俩来到杨晓娟家。

杨晓娟家是回族,屋子里有一股膻气味。她家的羊嘎拉哈小巧齐整,圆润滑溜,还用红纸浸染成红色,抓起来不但得心应手,还能一手把四个嘎拉哈全部抓起,若是换成猪嘎拉哈抓起来就会丢三落四,因为她们还是孩子,手也没长大,何况还要在空中接住口袋,难度可想而知。仨人玩了两个多小时,杨晓娟积分最高,张玉洁位列第二,刘兴华还是打狼的,但刘兴华不在乎谁输谁赢,她在乎的是玩的快乐开心就好。

成东方回到家,爷爷早把饭菜给热好了,他有点饿了,大口地吃着饭,简直就是狼吞虎咽。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别噎着。爷爷嗔怪道。爷爷想给炉子填些煤,去院子里找铁锹,没找到回到屋里。

东方,你没把铁锹带回来啊?

没有,下午还除雪呢!成东方边咬馒头边说。

爷爷哦。了一声,哪上午没除雪啊?

没除,但我和于得水除了,还受到老师表扬了呢!

真的?爷爷睁大了眼睛。

这还有假,是真的。成东方眼里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老师为什么表扬你啊?怎么表扬的?爷爷想知道个究竟。

成东方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和爷爷学了一遍。

大孙子,你真行,长心眼了,有出息了,你这叫四两拨千斤,事半而功倍啊。爷爷又是赞扬又是评论。

成东方还搞不清楚四两拨千斤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应该和事半功倍的含义差不多。他的祖辈富农出身,爷爷和父亲都念过书上过学,也是有文化的人。他父亲的毛笔字写的好,小学时班里需要写个感谢信什么的常常求他父亲代劳,他总是把红纸卷回家,第二天把感谢信带回来。同学欣赏他父亲的毛笔字,啧啧称赞,羡慕不已,他也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这对他的进步成长也是有帮助的。

关来福是和刘成林、章文远一块回家的,向云龙落在后边。关来福他们和成东方家前后院,仅隔一条小马路,小时候经常在,关系处的非常好。但至从成东方和于得水好了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有点疏远了。赵老师表扬成东方那一幕深深刺激了关来福,带铁锹除雪这事他也想到了,但没有付诸行动,他后悔自己没有成东方那样的勇气。人生就是这样,别人不敢做的,你做了,就成功了一半,敢为人先才能站出队列,再好的想法只有落实在行动上才能达到目的。

关来福、向云龙两家斜对门,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但两家父母因为琐事发生过口角,以致曾经很要好的同学关系也疏远了。

吕秀丽和齐玉娴前后房住着,吕秀丽又高又壮,有男孩子的粗犷和豪爽,齐玉娴又瘦又小,显女孩子的姣好玲珑。齐玉娴吃过午饭,拿着一块抹布到吕秀丽家,快言快语的吕秀丽说:你就拿一块抹布啊?”齐玉娴满睛疑问,怎么啦,光拿抹布不行啊?”老师不是说让带抹布和脸盆吗?”吕秀丽反问。那也没说两样都带啊?带块抹布意思意思得了呗,再说俺家脸盆是新买的,弄坏了我妈不收拾我呀。”齐玉娴发着牢骚。吕秀丽知道她家还有一个洗脚盆,但人家不拿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拿起家里洗脸用的搪瓷盆,又把两块抹布放进盆里,和齐玉娴出了家门,向学校走去。

到了学校,看见教室前胡为民、杜子明、关来福、王学成、孙爱军等男生在除雪,杨晓娟、张玉洁、刘兴华、谷红霞、董艳丽、王静宜、田秀慧等女生端着盆拿着抹布站在教室门前,走近前才发现教室门还上着锁。

张玉洁想去找老师要钥匙。吕秀丽说:钥匙在成东方手里。我看见赵老师把钥匙给他了。”眼尖的王静宜看见成东方从学校北门走了进来。对大家说:成东方来了。”成东方看见有几位女生在教室门前。一溜烟地跑了过来。

你咋才来呢,我们等你半天了。吕秀丽直截了当,话里带着埋怨。

这还没到点呢?不是我来晚了,是你们来的太早了。成东方开了门。

3月的北方室外气温是很冷的,擦室外的玻璃需要热水,不然抹布会冻沾在玻璃上。去哪儿找热水呢?谷红霞想去问问赵老师,向教师办公室走来。

咚、咚、咚她敲了三下门。

谁呀?进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谷红霞推开门,看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在看书,她叫不准是老师还是高年级同学,就怯生生地说:老师,我想打点热水,擦玻璃。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谷红霞目测了一下这人足有1米8高。

你是报到的新生吧,哪个班级的?男子边问边盯着谷红霞的脸庞看。

嗯,我是六班的。谷红霞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哦,六班的,是赵老师带的班吧!男子从窗台上拿来热水壶,往谷红霞端着的盆里倒水说:我姓刘,叫刘忠心,教体育的,和你们赵老师很熟。

谢谢刘老师!谷红霞端着盆要出门,刘老师连忙把门打开。望着谷红霞的背影,刘老师抿了抿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一股热气在嘴前环绕。

成东方进教室后,去拿铁锹,却发现放在墙犄角的铁锹不见了,唉,铁锹哪儿去了?他挠了挠头,满屋子找了一遍,又问女生,你们谁看见我的铁锹没?正干活的女生回头看他,大家摇摇头。成东方走到室外问正在除雪的男同学:喂,你们谁拿我铁锹没?你刚开的门,我们连屋都没进,怎么会拿你的铁锹呢?胡为民冲着成东方喊道,心里有点不悦。杜子明跟着溜缝:你开的门,还朝我们要铁锹,你这不扯哩哏儿棱的么。

成东方一时语塞,心想,是啊,开门后我先进来的,铁锹怎么会不翼而飞呢,奇了怪了。他正想着,于得水进来了,看了一眼墙角,东方,咱俩的铁锹呢?丢了。成东方蹙着眉头说。不会吧,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于得水不相信。真的,我开门进来后就发现铁锹没了,问了男生女生,都没看见。

于得水这才意识到铁锹真丢了。他蹲下身子看了看桌子下面,什么也没有,他站起来向东墙那排窗户走去,他看见中间那个窗户的窗台上有个脚印,这个脚印是朝向屋里的,而另两个窗台上却是厚厚的积雪,再看那窗户扇并没有划上。他向窗外望去,看到地面上也留下许多凌乱的脚印。他把成东方叫到跟前,把看到的一切和自己的想法和成东方说了。成东方认为于得水分析的有道理,很有可能他俩的铁锹是从这儿被人拿走了。那么会是谁呢?他真是想偷两把铁锹?成东方疑惑不解。于得水说这事得和老师说一下,成东方点点头就和于得水去找赵老师。

他俩刚出教室门,就看见谷红霞端着一盆热水往屋里走,天冷那水冒着白花花的热气。搁哪儿打的热水?成东方问。谷红霞说,在老师办公室。赵老师在不?于得水问。没看见。谷红霞进了屋,董艳丽跑过来,哎,红霞,你说有意思不,成东方和于得水放在教室的铁锹丢了。谷红霞扑哧。一下乐了,盆里热水溢出差点烫着董艳丽。谷红霞把盆放在桌子上,是男生和他俩开玩笑吧!董艳丽把谷红霞拉到东窗前,杨晓娟、张玉洁、刘兴华、王静宜、田秀慧等人正站在窗前向外望。谷红霞凑上前,听见田秀慧和王静宜在小声嘀咕:真有人偷铁锹啊?没人拿那铁锹也不能长翅膀飞了。

女生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儿瞎议论乱猜测,赵老师、成东方、于得水走了进来,她们立即闭上了嘴,刹那间教室里鸦雀无声。赵老师走近窗前,三个窗户逐个看了一遍,在中间那扇窗户前停留了片刻,眼睛盯在那个脚印上。

这是一只棉乌拉鞋印,鞋印的花纹不太清晰,显然这是一双旧鞋,女生很少有人穿这种鞋,一定是男生,会是谁呢?赵老师脑袋快速地思索着,感到这个班级还挺复杂的,这群孩子年纪不大,坏心眼倒不少,开学第一天就闹出丢铁锹的事,这要是传到其他老师耳朵里,好说也不好听。想到这儿,他转过头来,对屋里的几位学生严肃地说:关于丢铁锹的事,就你们几个人知道,谁也不许往外讲,大家要注意保密,老师自有解决的办法。

女生们散开了,去洗抹布擦玻璃。于得水见屋里的炉子没生着,就问赵老师:赵老师,用生炉子不?”赵老师停顿一下:生吧,点着吧!”他原来想下午扫完雪、擦干净桌椅板凳就让同学们回家,虽然说天气冷点,但干起活来也冷不到哪儿去,现在发生了丢铁锹事件,劳动后他想对学生们进行教育,生着炉子教室里会暖和些。

于得水弄好劈柴,成东方用撮子撮了些煤,他俩这才发现没有火柴。于得水向赵老师借火柴,但赵老师不吸烟,兜里也没揣火柴。赵老师吩咐:到办公室跟连老师借火柴,他抽烟。于52.4得水一路小跑回来,擦着火把一条桦树皮点燃,又往铁皮炉子里填几块劈柴,把点燃的桦树皮放在上面,再把一些劈柴架在火苗上,片刻,劈柴被引燃了,火苗越来越旺。成东方看是时候了,就把撮子里的块煤填进炉膛里,屋子里顿时有了一丝暖意。吕秀丽接水回来,看见炉子点着了,就把那盆水放在炉子上面热着。

同学们都到齐了。赵老师吩咐女生打扫教室,自己领着男同学去除雪。赵老师在场,同学们扫雪很卖力气,不到半小时教室周围就扫干净了,他们还把雪堆成两个大雪堆。赵老师的目光盯在男同学的鞋子上,有十几位男生穿棉乌拉,他把比较新的排除在外,有六七个男生的棉乌拉比较旧,章文远、刘成林个头高,鞋号也大,应该不会是他俩,路广顺、许爱华、李政和的鞋号应该吻合,会是他们吗?又是其中谁呢?赵老师不动声色的观察,他发现李政和有点心不在蔫,不时地用眼睛向他这头瞟。赵老师看见成东方和于得水在用竹扫帚扫雪,很吃力的样子,突然大声问:成东方,你的铁锹呢?就在这一瞬间赵老师用余光看见李政和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成东方,就转过头去。而成东方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老师是什么意思,哦了一声,刚要往下说,于得水反应快抢先答道:用扫帚扫的干净。赵老师笑了笑,从于得水的所问非所答中感觉他很机敏。

校园内分担区的雪扫完了,还有社会的分段除雪任务,赵老师领着同学来到学校东墙的那条马路,二十多名男生一字排开从西向东扫。突然,张秋影发现东墙角下有两把铁锹深陷在雪地里,他大喊一声:喂,你们看这是谁的铁锹啊?”成东方、于得水跑过来,一看正是自己的铁锹,赵老师也走了过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了。不知真相的同学还好奇地问成东方和于得水,你俩的铁锹咋跑到这儿来啦。”两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记着赵老师不许外传的叮嘱,答非所问。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们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功夫就把分担区的雪扫净了。

回到教室时,女生也完成了打扫卫生的任务。桌椅、玻璃、黑板、地面擦的净净。男生们把铁锹堆在墙角,围在炉子边烤火取暖。这时赵老师走了进来,大家出去按大小个排队,男生一排,女生一排。同学们知道,这是老师要给他们分座位。

见同学们都在座位上坐好了,赵老师拿花名册开始点名,赵老师点得很慢,他想借机加深印象,尽可能的多认识几个同学,尽快熟悉每名同学是赵老师的首要任务。

点完名,赵老师说:座位先这么排着,以后会根据学习情况再做调整。每一纵排为一个小组,过些天我们要选举班和各组组长。赵老师停顿一下,脸色严肃地说:今天是同学们第一天到中学报到,总的来看,大家表现的都很好,除雪积极主动,干劲十足,教室卫生也打扫的很干净,有条不紊,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说明同学们思想觉悟很高,这很好。

接着赵老师话锋一转。但是,也发生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有人把成东方和于得水同学的铁锹扔到学校墙外面。上午放学的时候,我把门钥匙交给了成东方,他把于得水和自己的铁锹放在教室后锁门走的,下午回来时铁锹却不见了,而门却锁着,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有人趁成东方走后这段时间从东边窗户跳进来,把铁锹扔到了墙外。

赵老师用锐利的目光瞄了一眼李政和,李政和耷拉着脑袋躲避着。有的同学看见了这一幕,并向我做了汇报。为了给他留点面子,今天我不想说出他的名字,我简单描述一下,这个扔铁锹的人个头不高,穿一双旧棉乌拉鞋。听赵老师这么一说,下边的同学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并寻找有这样体貌特征的同学。

同学们不要乱猜测。我想问的是这位同学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样做?请你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给你三天时间,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到办公室找我,我替你保密。认识不深刻的话,召开全班大批判会,让同学们批评你…

听了赵老师一番话,坐在前排的李政和如坐针毡,心里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他后悔听了别人的唆使,更后悔自己太莽撞,开学第一天就犯下如此大错,但他感谢赵老师没点名,给自己留了面子,要不以后在班里还怎么混,是得写个检讨,向老师承认错误,不然开大批判会,事情可就闹大了。李政和心烦意乱,脑袋嗡嗡响,赵老师后边说的什么他基本没听清。

天气还很冷,每天早上要生炉子取暖。那样 吧,从明天起,第一排开始男生两人一组负责生炉子,以此类推,成东方放学后把门钥匙交给这位同学。”成东方嗯”地答应。

现在请同学们把寒假作业本放到桌子上,可以回家了。后排那个大个女生叫谷…你把作业本收齐送到办公室去。

谷红霞听到赵老师点到自己,爽快地:哎,好的。

李政和回头看了一眼武鹏飞,心想你说中学老师能检查小学作业吗现在是真检查了,可我一个字也没写,我这不是罪加一等吗?这可咋办哪儿?

放学了,同学们都走了,屋子里只剩下谷红霞和董艳丽,谷红霞让董艳丽回去,董艳丽执意要帮她收作业本。她俩把算术、语文作业本整理好,一人抱着一摞出了教室。

路上,李政和想甩开武鹏飞他们自己走,就谎称上厕所,方便出来却看见武鹏飞他们在等他,只好硬着头皮一起走。武鹏飞想说什么又不好开口,李政和实在是忍不住了:赵老师用话点我了,我不承认都不行了,哎,是谁告密的啊?当时没人看见啊,会不会老师诈你呢?武鹏飞问。赵老师八成知道是的,他讲话时老用眼睛瞄着我。得了,不管诈不诈,明天早上我去检讨,承认算了,免得全班批判我。武鹏飞有些担忧,怕李政和把自己也连累进去,你咋检讨啊?李政和瞥了一眼武鹏飞,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不牵扯别人。听李政和这么说,武鹏飞提溜的心才放进肚里。许爱华出主意说:你就说小学时成东方阻挠你加入红小兵的事,这事可信,还显得你要求进步。武鹏飞拍了一下许爱华的肩膀,个头小,心眼儿就是多。林有志起哄道:个儿都让心眼儿坠住了。

谷红霞敲了敲门,赵老师拉开门,教室里有七八位老师,谷红霞除了刚认识的体育老师刘忠心,其他人都不认识。谷红霞和董艳丽把作业本放在赵老师身前的桌子上。你是谷红霞,你叫…赵老师。我叫董艳丽。董艳丽爽快的答道。你俩上中学了有什么打算啊?谈到打算,谷红霞未加思索脱口而出:听老师的话,争取早日加入、共青团。赵老师满意的笑了笑,对谷红霞说:我看了你的简历,小学时当过班,上中学后要继续努力,多发挥带头作用,支持老师的工作,经得住考验,组织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努力进步,就能实现愿望。

谷红霞眨着大眼睛,不停地点着头。赵老师端详着眼前这两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学生,时候不早了,你俩回去吧!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两岁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快速解决宝宝积食方法有哪些
生殖医学中心

上一篇:center东西太多节能

下一篇:我最近在写一部长篇小说节能

相关阅读